您的位置:博集天卷 > 博集资讯 > 媒体聚焦 > 正文

商业航天的高光时刻

2019-02-18点击次数:929打印字号:

  转载自:北京晚报

 ▌须叔

    一起见证人类太空史诗的下一个篇章

    最近,中国航天捷报频传。去年12月27日,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三号卫星开始提供全球服务;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实现了“背面登月”的壮举。国际航天领域内同样成果颇丰。去年2月,硅谷科技网红埃隆·马斯克旗下公司SpaceX的“猎鹰重型”火箭成功试飞,轰动全球。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的创始人、CEO杰夫·贝佐斯创立航天企业“蓝色起源”,发布了里程碑式的重型火箭——“新格伦号”。横跨多个产业的维珍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创立太空旅游公司“维珍银河”,其“太空船2号”亦在去年12月首次完成亚轨道飞行并安全返回。世界航天界再次迎来了新的发展浪潮,和之前主要由国家主导的方式不同,这次“新太空经济”展现出的巨大潜力吸引了大量民间资本和技术。

    那么,到底什么是“新太空经济”?不只是国家、科学家、投资人,很多普通人也对此兴趣盎然。由中南博集天卷引进、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新书《下一站火星:马斯克、贝佐斯与太空争夺战》对它进行了详细介绍和大胆的预言。作者克里斯蒂安·达文波特是《华盛顿邮报》首席科技记者,曾带领团队三度入围普利策奖。在写这本书之前,达文波特花费16年,努力与NASA及其他航天领域高层建立密切联系,掌握诸多一手资料。同时,他也成为了马斯克、贝佐斯等硅谷大佬的长期“御用”的贴身记者,掌握大量独家信息。这让他能够将他们的所思所想细腻地融入在写作中,最终全景展现出美国商业航天曲折激荡且惊心动魄的画卷。

    故事要从上世纪说起,商业航天并非起于马斯克,安迪·比尔才是先驱。上世纪90年代后期,比尔从NASA、波音挖来一众精英,组建了个人航天时代的首支团队,并倾注了2亿多资金和全部的精力,得出结论:原来造火箭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然而2000年10月,他还是宣布停止航天经营活动。为什么?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他遇到了一座大山——国家航天力量。在那以前,只有一个国家倾举国之力才能开展航空航天研究,也因此形成了行业专营。美国以NASA为首,洛克希德、波音等军工巨头配合,长期由政府资助,完全垄断了航天市场。其中优点是资源集中管理统一,但缺点也很致命:垄断导致航天业僵化守旧。比尔意识到这是一场相差悬殊的竞争,民营资本毫无胜算。

    失败并没有浇灭民间的航天热情。两年后,埃隆·马斯克创办了SpaceX公司。他深知自己不仅要造火箭,更要颠覆这个行业根深蒂固的阶级体制。他为此带着抗议来到国会,声称政府应该改变角色,为行业竞争提供更多机会,降低太空旅行成本。破天荒的,政府看到了打破航天垄断的必要性,站在了SpaceX一边。随着SpaceX搞出越来越大的动静,一次次证明自己在航天上的决心与能力,NASA、波音也不敢小觑这个“拿自行车零件攒火箭的暴发户”了。马斯克最终赢得来自五角大楼和NASA的订单,成为航天领域的新秀,其背后的艰辛和曲折令人颇为感叹。

    马斯克的成功标志着商业航天的崛起,但同时他也成为新的垄断霸主。商业意味着必须有竞争,因此新的公司得在NASA和SpaceX的夹缝中努力实现弯道超车。不同于马斯克的高调宣传、激进融资,贝佐斯的航天公司蓝色起源则强调“慢”。他把自己比为龟兔赛跑里的龟(还把两只乌龟放在公司徽标上),时刻提醒员工其商业哲学:慢就是顺,顺就是快。这样的理念让蓝色起源避免了如SpaceX般反复徘徊在破产危机的边缘,也让整个公司保持节奏稳步向前。尽管成立十几年来没赚一毛钱,2017年蓝色起源终于斩获数个商业发射大单。不过,与备受信任的SpaceX不同,蓝色起源从政府那里拿到的赞助微乎其微,大部分钱都出自贝佐斯自己的腰包——对,就是亚马逊的“卖书钱”,已经投入超过5亿美元。贝佐斯的发展模式沿用其卖书理念,“小龟慢跑”被证明同样有效。两种不一样的商业哲学之争也为商业航天增添了戏剧性的色彩。这些层出不穷的大胆创意,成功推动了商业航天技术的前进。在这些来自硅谷的极客眼里,火星也不再是一个遥远的目标。

    “新太空经济”在成本、技术上的巨大能量有理由令人期待:让我们一起见证人类太空史诗的下一个篇章。(《下一站火星:马斯克、贝佐斯与太空争夺战》 [美]克里斯蒂安·达文波特著 博集天卷|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