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博集天卷 > 博集资讯 > 媒体聚焦 > 正文

山下英子谈“断舍离”:现代生活的焦虑及其行动哲学

2019-01-15点击次数:709打印字号:

“用双手去创造适合自己的生活空间。”一直将行动奉为第一要务的山下英子,也在自我的行动之中,将断舍离这一概念,从最初的日常生活整理术,提升到生活美学的高度,“将断舍离实践到我们的生活中去,进而影响我们的人生,给我们的人生做减法。”

 

今年1月,博集天卷推出了新版《断舍离》,对全书内容进行了50%以上的更新换代,取代老版《断舍离》《断舍离·心灵篇》及《自在力》三本书,再次更新了断舍离概念,提出了“让人生焕然一新”的全新理念。

 

在山下英子看来,人生最大的罪过就是不快活,而“焕然一新”的人生,只需要从整理好房间开始。1月10日下午,在798机遇空间的会客室中,山下英子就时下读者们所关心的问题,以及大家在进行断舍离时的某些误区,与新京报记者展开了一次“豁然开朗”的对谈。



山下英子(摄于2019年1月)

 

Part1 自己喜欢的空间,要用双手创造出来

 

断舍离注重的不是物品,而是“空间”,既以空间为主体核心的思维方式——空间轴。在山下英子看来,断舍离就是生活的新陈代谢,以期遇见人生中的美好。

 

山下英子说:“断舍离就是把自己喜欢的空间用双手去创造出来,这是断舍离的核心理念。”山下英子说,人们总是纠结于只进不出的空间,让自己的生活停滞不前,也会因为缺乏目标而无法确定自己究竟喜欢什么,需要什么,这个时候解决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去做、去行动。断舍离这个概念推出以来,很多人最终把它落实在丢弃东西,不管是丢弃箱子里的东西,还是丢弃生活里的东西,都很片面,山下英子认为,断舍离可以引导人们,当生活空间中的每件物品都是经由自己的判断而选择进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每天都生活在喜欢物品的周围,在自己创造出来的舒心环境中生活,进而使得我们的每天会更好。


“杂物整理”与“空间创造”的不同

 

新京报:你强调了人们要去用双手创造自己喜欢的空间,而这正是断舍离的核心。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也就无从谈起创造自己喜欢的空间。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山下英子:断舍离强调的是一种自然,也就是说,我们不需要刻意去做什么。自然界中的很多东西都是这样,你先把不需要的东西给清出去,什么是你需要的,你自身就能感受到,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我们说断舍离,其实是一个不断训练的过程,它是一门行动哲学。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去思考,都会知道对自己来说什么东西重要,但你可以先通过舍,让自己的心情轻松起来,通过不断锻炼,就能够很明确、很快速、很有效地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东西。这个循环你做得越多,越知道什么东西适合自己。

 

很多人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是因为他生活在混沌的环境之中。重要的、不重要的东西全都堆积在一起,每天看到的东西一半以上都可能是被自己忽略不需要的东西,在这样的环境中,他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思维变得清晰?这就好像水管被堵塞的时候,它就会出现流通不畅,但当我们去清除这个阻塞以后,它就会自然循环流通起来。这样一切就会变得很清晰、很舒服。同样的道理,物品太多就会造成空间的阻塞,当你把多余的物品从生活空间中移除掉,你自然会觉得心情很好,呼吸也很顺畅,新陈代谢也很好,这样一切的事情就会流动起来——只要流动起来,一切都会变好。


居住在进水口开放、出水口关闭的“储水槽”中的我们

 

Tips:

※以自我和时间为判断基准,考虑自身与物品的关联度,再进行取舍。

 

Part2 断舍离如同呼吸,‘呼’出去才能‘吸’进来

 

山下英子强调,断舍离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人们并不需要为此刻意甚至强迫自己去做什么,断舍离的奥义也绝非扔掉东西那么简单。从2009年首次出版《断舍离》一书以来,断舍离的热潮一直持续到今天,所谓断舍离,简单而言:


“断”——斩断物欲

“舍”——舍弃废物

“离”——脱离执念


山下英子强调,虽然人们总认为断舍离三字之间存在着某种顺序关系,但其实断舍离就如同呼吸一般,“呼吸,呼吸,我们一定要先‘呼’出去,才能再‘吸’进来,”断舍离也是如此,一定要先“舍”出去,“只有先‘舍’去,真正重要的东西才会呈现在你的眼前。”

 

“居住空间里的东西,其中80%是忘却物,目前在使用的只占了20%。”在山下英子的新版《断舍离》中,她将这些忘却物比作是“陌生的大叔”,而衣柜、壁橱则是这些“陌生的大叔”们的聚集地。因为这些“陌生的大叔”的存在,家里被塞得满满当当,异常狭小,“只有找到一种合理的方法,才可以把这些‘陌生的大叔’请出家门。”


隐藏在衣柜、壁橱里的陌生大叔


新京报:有人认为,在物质极尽丰沛的当下,断舍离似乎与人们旺盛的物欲相悖,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山下英子:断舍离并不是禁欲,这是一个大大的误解。在物质丰盛的当下,我们应该好好去享受时代带给我们的恩惠,但任何相遇都有一个必然的结果,那就是别离。东西也好,信息也好,人也好,和这些的相遇过程,都是很快乐的,但经过一段时间的享受,我们必然有一个阶段要和它说再见。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它已经不适合我们了,它已经不能够给我们带来快乐了。如果这个时候,它还存在于我们的生活空间之中,更好的东西就无法进来,这样再丰富的物质也没有用,你会受到现有东西的禁锢,而没有办法去好好享受生活。

我一直在讲,断舍离是生活的新陈代谢,我们需要不断地把适合我们的东西留下来,把不适合的东西推出去。断舍离这种说法虽然似乎存在着某种顺序,但其实第一要务是“舍”。这就像我们说呼吸,只有我们先呼出去,你才会知道你需要什么,你才会吸进来,这是一个本能的反应。很多人觉得,我舍不得,这是我的财产,但当你把不需要的东西处理出去以后,真正对你重要的东西才能够呈现在你眼前,然后你才能意识到你缺什么,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

 

中国人经常会说舍得,没有舍哪有得,当我们把不要的东西,坏的东西舍弃以后,对我们有利的东西才会进来。为什么我们会对未来感到不安,因为太多的东西遮住了我们的眼睛,你需要把这些东西都移除掉,就能够看到它在往好的方向去发展,你必然会觉得很安心,可以很坦然地去做事情。

 

Tips:

※“舍”与“弃”不同,人们有“获得”的自由,也有“放手”的自由。

 

Part3 同一个空间内,人和物的关系会不断变化

 

山下英子认为,断舍离本身并不是一个固化不变的结果,相反,它一直处在螺旋上升的推进过程之中,处在有机运动之中,“进”和“出”,则是不断循环往复出现的两个重要因素,“只进不出的空间,会让我们的生活停滞不前。”

 

在当晚举办的山下英子好书分享会上,山下英子特别强调,“同一个空间内,人和物的关系随着时间的流逝会不断变化。所以断舍离是唤醒大家,请大家注意到这种关系的变化。”


断舍离——螺旋上升式的人生路线


新京报:对于很多人来说,斩断物欲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你看来,人与物品之间,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生活在当下的人们,又应该如何处理好自己的欲望呢?

 

山下英子:最好的关系,就是这个物品的存在,你周围所有物品的存在,都可以被你很好地利用起来。我们能够很好地利用和运用这些物品,这些物品可以在我们手中最大限度地展现它的使用价值。

 

从量上来说,我们一个人有多少精力,有多少时间,有多少空间能够和物品相处?我们的生活空间可以存放得下这么多东西吗?我们可以很好地和这些东西处好关系吗?有些衣服,你挂在衣柜里十年,你觉得你和它的关系好吗——肯定没有良好地去利用它、使用它、让它发挥应有的价值。当你意识到,你没有办法去驾驭和利用这些物品,欲望自然就会出现衰退,然后你就可以理性地去判断自己和这个物品的关系。当你买入它,或者把它拿入自己的生活空间时,你就会有一个思考。同时,当它已经使用完了,或者你和它的关系已经处到了最后,我也会认认真真地跟它说再见。人和人之间也是这样,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享受这一过程,这样哪怕我们哪天不能在一起,也能够很愉快地说再见,这样才是一个非常良好的关系。



“物品”与“我”的关联度是不是高频、活跃的?

 

Tips:

※断舍离确实会给我们带来精简、朴素的生活,但是其中的核心是,“出,则进”“进,则出”的循环往复。需要强调的是,“进”与“出”一样,都是不可或缺的。

 

Part4 物质过剩的社会,人们更容易困扰

 

在分享会上,山下英子谈到,“只有把我们生活的空间,工作的空间,周边的环境变得更加纯粹,我们的人生才能活得更加纯粹。”在《断舍离》这本书中,山下英子进一步指出,物欲横流的现状,让人们下意识地责备自己,而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中,社会因素占了一大部分,因为我们生活在“事物随意渗入生活空间”的年代。


看清物品本身的重要工具——重要度轴与时间轴

 

新京报: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断舍离这一概念已逐渐成长为一种比较主流的社会现象,你认为这反映了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心理呢?

 

山下英子:在2001年之前,断舍离只是我个人的一种生活方式。为什么我从2001年开始去宣传这种方式、去讲课、去出书、去让更多的人了解断舍离?是因为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有了一个巨大的变化——我们从物质匮乏的年代,进入到物质极为丰富的一个年代。

 

物质匮乏对我们造成的困扰很容易理解,我觉得我缺乏这个东西,我想要这个东西,但我没有办法拥有这个东西。但物质过剩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会因此变得迷茫,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过得不快乐,找不出原因。

 

Tips:

※断舍离是以自己为中心,通过自己的选择和判断,选择适合自己的物品,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适合自己的环境,把我们的每天过得更好。

 

Part5 抑郁比焦虑更值得警惕,把堆积和压抑移除掉


在焦虑和抑郁成为一种社会病的当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陷入迷茫,开始变得不快乐。在山下英子看来,人生最大的罪过就是不快活,断舍离可以通过循环反复的实践,教会人们如何去选择,如何去决断,进而影响我们的人生,给我们一个焕然一新的人生。


新京报:在你看来,现代人的生活压力和断舍离概念的流行,是否存在某种关联,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不管是你的讲座还是图书,都在强调怡然人生,对于时下社会普遍存在的焦虑,应该如何寻求内心的舒适和安宁呢?

 

山下英子:人不开心快乐是不行的。我一直在讲,人生最大的罪过就是不快活,不快活是任何事情的源头,为什么有人去杀人?为什么有人想不开去自杀?为什么有人会去做一些暴力的事情?因为它的根源都是不快活,就是因为他的人生没有过好,他没有一个好的方式去过。

 

焦虑产生的更深层次原因,是因为人们过多地去期待一些东西。焦虑的问题比较好解决,当你把自我的轴心树立起来以后,你就会知道,自己有多少能力,自己能够做多少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周期,有自己的能力范围,当你可以看清这一点以后,你的焦虑就会慢慢减少。

 

与焦虑相比,抑郁和自闭才是很大的问题。焦虑是对外的,因为我有很多的欲望,但这种欲望得不到满足,所以我才会焦虑。但抑郁和自闭却是一个内部问题,因为自身阻塞的东西太多,所以才会陷入抑郁,只有当你把这些混沌不清的阻塞都清除,你的抑郁和自闭自然就会消除。在对外的状态中,他的情绪是在不断发泄中的,自身堆积的问题比较少。而抑郁和自闭则是一个不断堆积、不断压抑的过程,你必须要把这些闭塞移除掉,才能重新形成一个良性循环,这就是断舍离的行动哲学。

 

Tips:

※如果母亲(妻子)总是闷闷不乐、愁眉不展,那么这种消极的“负面磁场”会影响到全家人,导致最后大家都陷入到郁闷的状态。

 

Part6 断舍离本身是一个决断和选择的过程


作为断舍离的倡导者,山下英子也是这一理念的忠实践行者。日常生活中,山下英子喜欢那些不会给自己身体带来很大负担的运动,“包括一些简单的家务,像是擦擦桌子,收拾东西等,这些活动可以让身体有一个活动的状态,又不会成为一种负担。带来的好处是,你的身体会感到很轻松很愉悦,而这可以让我们的思维能力变得敏锐。”

 

当然,山下英子还是一位瑜伽爱好者,早在大学期间,她就开始学习瑜伽,也正是通过瑜伽,她才参透了放下心中执念的修行哲学“断行,舍行,离行”,并据此为基础,推出了全新的生活哲学——断舍离。


书名 《断舍离》(2019年1月)

作者 (日)山下英子

 

新京报:回归到你的新书。在介绍中提到,新版《断舍离》与之前推出的版本有了很大的改变,具体体现在哪里呢?

 

山下英子:这次推出的新版《断舍离》,相当于蛇蜕皮一样,它成长了,有了一个很大的成长,和以前不一样。以前我提出断舍离,主要是通过处理人和物品的关系,给家庭做整理,把断舍离实践到生活中去,进而影响我们的人生,给我们的人生做减法,这是原书的一个着力点。但现在不是简单的收纳和整理,而是断舍离这个举动本身就适用于任何事、任何物和任何人。断舍离本身就是一个人进行决断和选择的过程,它对于每个人的人生都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

 

过去人们会误以为,断舍离就是以收纳和整理为基础,来改变我们的人生,但事实上,新版《断舍离》讲的就是断舍离本身,这是改变我们人生的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生活哲学。而最简单的落地方式,就是通过处理人和物品的关系,来做出合理的判断和决断,把我们的人生过好。以前断舍离着力于整理家庭,大家会误以为,这和“整理术”是不是没有区别?但现在,我们讲的是断舍离本身,它其实是对你选择和决断能力的一种训练,由此来改变你的生活,让你的人生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