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博集天卷 > 博集资讯 > 媒体聚焦 > 正文

写最后三章 哭了快一周

2018-11-08点击次数:161打印字号:

转载自 海峡导报


时隔五年,那个写《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张嘉佳又回来了。

    只不过这一次,他把“全世界”换成了“云边镇”,主人公由“陈末”换成了“刘十三”。
    新书名叫《云边有个小卖部》,是一本长篇小说,故事横跨十五年。
    昨天,张嘉佳带着新书来到厦门,在集美大学诚毅学院举办《云边有个小卖部》校园分享会。
    分享会前,张嘉佳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与书中的温情不同,现实中的张嘉佳,嬉笑怒骂,段子手上身。头发留长了,扎了辫子,理由竟是不想洗头。
谈新书哭着写完最后三章
    张嘉佳曾在2013年出版《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一年销售超过400万册,拥有众多书迷,该书还入选第五届中国图书势力榜文学类十大好书。
    相隔5年再推新作,张嘉佳笑称,是因为好玩的东西太多了,玩着玩着一回头,突然发现怎么就5年过去了,“写自己想写的,这点从来没有变过。写东西本身很快,但我不是个有许多话要说的人,所以要攒很多素材,当觉得自己不得不写、必须写、不写会死的时候,会等很长一段时间”。
    故乡和远方,梦想和亲情,一直是文学领域的创作母题,张嘉佳新作聚焦“亲情”,讲述了小镇青年刘十三为了完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回到了表面平静又暗潮涌动的小镇,一连串的相遇离别、悲欢离合随即上演。
    张嘉佳花了两年写这本书,写给那些离开他的人,也写给陪伴他的人,更是写给每个人心中的山和海。
    写新书的过程,算不上顺利。张嘉佳曾“一度崩溃,停笔半年,群马县看雪,沙坪坝吃火锅,五一街昏睡,林芝捡桃花”。可最终仍逃不过去,又继续写了下去。
    喜爱他的读者只要一看到从他笔下流淌出来的字句,心立刻就会碎,他的书最能打动人心,他的书最能让人掉眼泪。“要感动读者得先感动自己,自己都看不哭的作品怎么能感动别人。”张嘉佳说,“这本书最后三章最感人,我写了快一周时间,也是哭着写完的。”
谈阅读“只想写出我想写的故事”
    自《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之后,张嘉佳又写了几本书,参加了综艺,还拍了电影。除同名电影外,他还自编自导了电影《摆渡人》。两部电影问世,收获的口碑却是褒贬不一,有读者说“张嘉佳你好好写书,不要再出来拍电影了”。
    张嘉佳却自信又坦然:“电影给人的压力更大,因为要对很多人负责。我不会对自己做过的任何事有质疑,只要是做出来的,就是我想要的。至于电影到底留给大家什么印象,我并不是特别关心,也很难照顾周全。”
    在张嘉佳看来,阅读习惯的改变,带来了出版市场无可避免的萎靡,“传统小说越来越少,印刷厂一家家倒闭,年轻人们唱嘻哈、跳街舞,阅读手机,满世界浪,我都很喜欢,谈不上好坏,只是时代更替而已”。
    在读者习惯“流质阅读”的今天,重拾长篇小说的创作,对张嘉佳而言,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很多自媒体提供的内容像植物人吃的不需要咀嚼的食物,没有味道、没有韧劲,这可能会摧毁写作的文学性。”张嘉佳说,“纸质阅读越来越不受重视,可我仍然想去这么写,让我为喜欢我的人能多写一点,能多陪他们一点。也许有一天,我也会被时代逐渐抛弃的,因为跟不上了。”
谈开店开小龙虾店喜欢烟火气
    除了写作,张嘉佳热衷研究美食,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吃货”,甚至拿到了中级厨师证。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位被称为“微博上最会讲故事的文艺男”在闲暇之余会自己下厨,做饭煲汤,自得其乐。
    他对美食的执念,看得出他对生活的态度,“烟火气才接地气,如果可以选择,很想做个普通老百姓,没事的时候做做饭,便是最大的幸福”。
    张嘉佳在南京开了一家饭店,叫“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已经算是南京的一个地标了,“每天排长队,翻桌率也很高,但就是不赚钱呀,要交店租、请服务员,都给别人打工了”。
    所有美食里,张嘉佳对小龙虾情有独钟,甚至达到“痴恋”的程度,自称龙虾食用记录超过两吨,上门讨吃小龙虾的朋友差点成了生命中仅次于催稿的负担。
    他还在微博上和粉丝分享小龙虾的做法,被网友戏称为“不务正业的美食博主”。百度搜索,也查得到他所分享的小龙虾菜谱。
    如此狂热的爱好,他和另外一位同样喜欢小龙虾的朋友干脆开起了小龙虾餐厅,北京、西安、杭州等地都有分店,2016年也开到厦门,一度成为厦门最文艺的龙虾店。“开小龙虾店,最可怕的是我背了很多锅。”张嘉佳说,“客人吃到头发,其他店免个菜金就好了,可我的店碰上这事,人家就要去投诉,说因为这是张嘉佳开的店。”
谈未来一切随缘想当个幸福的“吃播”
    2011年,张嘉佳和当时的女朋友参加了一档节目,他在节目中大胆求婚。然而,这段婚姻只维持了不到1年。
    张嘉佳也有“中年危机”,他从一个翩翩少年喝成一个邋遢的中年胖子,一个80后男人头发几乎全白了。
    时隔7年,问他喜欢自己的白头发吗?他打趣说,“一会觉得挺好,一会觉得苍老。反正和普通人一样,看心情。”
    张嘉佳有自己的爱情观,面对婚姻的态度,他直言“随缘”。他说:“我最讨厌说什么来日方长。我是一个鼠目寸光的人,我会选择今天就打电话给喜欢的人,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不是来日方长。”
    关于未来,张嘉佳有很多想法,都是写作意外的事。
    他想做个APP,名字就叫“一个人的点评”。但经朋友提醒,都差评不现实,但都是赞美之词点评恐沦为单说好话的工具,遂放弃此念,扼杀在了摇篮里;
    他还想做一个电子书APP,可以智能地读到哪一章,就播放出哪首音乐,给读者创造最佳的阅读情境。但实际操作层面,发现音乐有诸多版权限制,阻力较大,暂搁置此想法;
    他看到时下主播受热捧,又蠢蠢欲动,也想去当个幸福的“吃播”,在镜头前和一众网友分享自己做的食物或是跋山涉水寻觅到的美食。
导报记者 崔晓旭 见习记者 林墨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