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博集天卷 > 博集资讯 > 媒体聚焦 > 正文

张嘉佳:原来是个段子手

2018-10-29点击次数:154打印字号:

转载自:济南日报

 


  这是一次特别欢乐的采访。采访对象张嘉佳,5年前,他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创造了华语图书的销量奇迹——2013年出版至今,销量超千万册。时隔5年,张嘉佳的新作《云边有个小卖部》(以下简称《云边》)上市,小说讲述了小镇青年刘十三为了完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回到了表面平静又暗潮涌动的小镇,一连串的相遇离别、悲欢离合随即上演。昨日,张嘉佳带着新书来到济南,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与书中的温情不同,现实中的张嘉佳嬉笑怒骂,段子手上身。

“少写没关系,反正我又不差钱儿”
  因为“不想洗头”,张嘉佳带了一顶黄色帽子来到采访地点山东书城。
  被问到为何两部作品相隔5年之久,张嘉佳回答:“相隔5年是因为好玩的东西太多,玩着玩着一回头,发现5年就过去了。写自己想写的,这点从来没有变过。写东西本身很快,但我不是个有许多话要说的人,所以觉得自己不得不写、必须写、不写会死的时候,会等很长一段时间。”随后,他又将这种漫长归结于“自己的想象力匮乏”,“你看人家写宫斗、悬疑的,一天五六千字能写好几年,而我一般要(五六年才能够积累到足够写作素材”,接着,又补上一句,“少写一点儿也没关系,反正我又不差钱儿”。
  对张嘉佳来说,重要的是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出来,而写《云边》这本书,就让他感到轻松愉快。在文风上,《云边》依然延续了张嘉佳一贯的以戏谑写真心的风格,张嘉佳希望给读者打造一个“童话般的小镇”,让读者能够在睡前逛一逛,看到自己的亲人和美好童年。他想告诉读者,虽然你能看到这个世界这里不好、那里不好,但真善美还是它的核心,爱仍然是件了不起的事情,“不要有来日方长的想法,要珍惜现在拥有的”。

“到下个时代,我的青春就过气了”
  与张嘉佳曾经很火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青春题材不同,《云边》是关于故乡与远方、梦想与亲情的主题,似乎是一次回归经典的文学写作。张嘉佳说,两部作品都是半自传体,《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写的是自己20—32岁的青春,而《云边》写的是个人成长史,慢慢遇见不同的人,再慢慢失散,所以主人公的名字叫“十三”,“失散”的谐音。
  很多人都觉得张嘉佳选择这样的题材很不理智,但他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以前,我写爱情、写青春,《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可以卖那么多,是因为它是属于那个时代的作品,但到了下一个时代,我的青春可能就过气了。”之所以写《云边》,一方面是因为爱情写腻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时代不同了,“我的青春已经变成了老黄历,不如沉下来心写这个”。
  《云边》面世后,口碑确实没有问题,眼下豆瓣评分已超8分,但张嘉佳却遇到了市场问题——他原本的固定粉丝群大多是年轻大学生,现在因为对故乡没有深切感受,许多人留言称:“已经过了读张嘉佳的年纪。”
  所以,以往很少办签售的张嘉佳,现在到处跑,济南是他的第12场签售:“出版社没钱,还得自己贴,虽然我不差钱,但现在也消费降级了,前两年必须走VIP通道,如今沦落到只住桔子水晶(酒店名)。”
  在采访时,张嘉佳还提到了人们对自己所面对的各种争议,“曾经,读张嘉佳也是高逼格,做梦也没想到,一两年就烂大街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几乎成了‘俗语’,所以读张嘉佳也变得很俗。但现在出版市场都这么不景气了,没必要非按着我一个人骂吧?”
  采访最后,张嘉佳还邀记者去听他在齐鲁工业大学举办的新书签售会,“那简直就是一场大型胡说八道现场”。(记者石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