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博集天卷 > 博集资讯 > 媒体聚焦 > 正文

郭德纲“捡史” 分享记问之学

2018-09-07点击次数:41打印字号:

“我在这里信笔由缰,也不知道对不对,所以我永远都是那句话,我是抱着一个学生的心态来写这本书的。”郭德纲在自己的新书《郭论》的开篇,就道出了这样一番话,字里行间透着“谦逊”,也是为全书定了基调。

近日,郭德纲讲述中国文化通史的《郭论》一书,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正式上市。书中拾遗明清历史、解读市井文化、大话经典名著……郭德纲以更独特的视角、更有温度的故事,解读了中国人骨子里的“忠”与“义”,同时老郭游走于舞台和人世间的智慧、热血和真性情,也在此展现得淋漓尽致。

“我本来就没什么水平,我就一说相声的普通的民间闲散艺人,连个初中的文凭都没有,我只能是分享些‘记问之学’。”老郭说起这本书来很是直接,因为喜欢,才会去追寻去刨根问底,也才会有知识的汇集。说着他又很认真地解释起“记问之学”的含义:“‘记问’二字的意思是,不会的就去问,不懂的就看书,每个人都是这样成才的。”

为什么取名《郭论》,郭德纲也有一番心里话:“‘郭论’的‘论’字,我实在是不敢当,有学问的人才能叫‘论’,在我这儿,应该只能算是个‘囵’,囫囵的‘囵’。”

“我要讲的玉堂春、杜十娘、董小宛和李师师,有些人觉得这几个的身份不行,但你细想,唐、宋、元、明、清,有多少大身份的人,到现在提名字也都没人知道,历史把他们全忘了,但是一些个小人物,甚至说不入流的人,他们做了一些事情,倒是能名垂千古。”

在郭德纲的《郭论》中,他不仅把讲历史的段落自嘲地归结为“捡史”,更是用一定的篇幅向读者讲述了野史不野,正史不正,重要的是有故事有意思才能被人们记住的观点。

“不论是说书也好,说相声也好,干我们这一行的人,多多少少都得研究一下历史。正史我们得看,野史我们也得瞧,来回一对比,有可能就能看出来,其中是些小故事的”。

在《郭论》里,他带着从野史、从民间故事中一路传承而来的记问之学,花式盘点了明朝的那些奇葩皇帝,比如,整日热衷折腾木器,致使魏忠贤权倾朝野的明熹宗;一剂泻药病故的明光宗;一辈子只怕高僧宝志的朱元璋;日日游龙戏凤却不慎跌落水中病倒的明武宗;两次登基的明英宗……这些看似不正经的历史故事,恰恰应验了那句“铁甲将军夜渡关,朝臣待漏五更寒。山寺日高僧未起,看来名利不如闲”。

历史有冷暖,老郭有故事,且看郭德纲如何在《郭论》中,慢火烹茶,进退有度,嬉笑怒骂间体会中国式人性、人情、人心。2

转载自《法制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