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博集天卷 > 博集之家 > 公司简介

博集天卷

一、公司简介

天作之卷 广采博集 中南博集天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系由在沪市上市的大型国有企业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民营资本合资成立的混合所有制出版文化传媒企业。 公司创立于200275日。主营业务为文化传媒、内容提供、出版创意、数字出版、作家经纪和文化服务等。  中南博集天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中国民营书业的核心企业之一,目前拥有文学、社科、外国文学、历史思想、宗教、青春言情、时尚文化、少儿读物等多条强势产品线。  

 

博集天卷发展迅速,保持了多年的高速递增态势。 中南博集天卷已连续多年位居一般竞争领域图书的市场占有率前列。  

 

公司现已形成中南博集天卷、博集新媒、博集影业三大部分,分别在传统出版行业、新媒体、影视业三方面都取得了十分亮眼的成绩。三栖协同发展,使得集团化运作的博集天卷成为中国一流的内容生产、整合和发布平台。      

 

二、旗下代表产品线

 

. 畅销书

 

 张嘉佳

《云边有个小卖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让我留在你身边》

 

大冰系列

《你坏》《乖,摸摸头》《阿弥陀佛么么哒》《好吗好的》《我不》

 

郭敬明系列

《幻城》《夏至未至》《悲伤逆流成河》《爵迹》《小时代》《梦里花落知多少》

 

安东尼

《小王子》 “彩虹书系”《红》《橙》《黄》《绿》

 

马伯庸

《显微镜下的大明》《长安十二时辰》《三国机密》《龙与地下铁》《古董局中局》

 

蔡康永

《蔡康永的情商课》《蔡康永的说话之道1》《蔡康永的说话之道2

 

蕊希

《总要习惯一个人》

 

独木舟

《万人如海一身藏》《一粒红尘》

 

卢思浩

《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你要去相信,没有到不了的明天》《你也走了很远的路吧》《离开前请叫醒我》

 

苑子文、苑子豪

《穿越人海拥抱你》《我们都一样,年轻又彷徨》

 

张皓宸

《你是最好的自己》

 

沈煜伦

《爱是一种微妙的滋养》《四世生花》

 

唐七

《四幕戏》《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华胥引》《三生三世枕上书》《岁月是朵两生花》

 

桐华

《步步惊心》《云中歌》《大漠谣》《长相思》《那片星空,那片海》《散落星河的记忆》

 

星云大师

《舍得:星云大师的人生经营课》《世间最大的力量是忍耐》

  

俞敏洪

《愿你的青春不负梦想》《让成长带你穿透迷茫》

 

白落梅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我用尽青春只为寻你》《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朗达•拜恩

《秘密》《力量》《魔力》

 

威尔•鲍温

《不抱怨的世界》

 

. 经典作品

 

龙应台

《天长地久》

 

毕淑敏

《南极之南》《破冰北极点》《非洲三万里》《美洲小宇宙》《恰到好处的幸福》《人生就是一场触及灵魂的旅行》

 

张德芬

《遇见未知的自己》《遇见心想事成的自己》《活出全新的自己》《重遇未知的自己》

 

亦舒

《我的前半生》《喜宝》《玫瑰的故事》《人淡如菊》《圆舞》《衷心笑》《承欢记》《悠悠我心》

 

张小娴

《后来我学会了爱自己》《谢谢你离开我》《请至少爱一个像男人的男人》《我这辈子有过你》《我终究是爱你的》

 

马克•李维

《偷影子的人》《倒悬的地平线》《伊斯坦布尔的假期》《假如这是真的》《你在哪里》《生命里最美好的春天》《她和他》

 

周国平

《燃灯者》《我们都是孤独的行路人》《每个人都是一个宇宙》

 

东野圭吾

《虚无的十字架》  

 

斯蒂芬•金

《约翰的谎言》《重生》《它》

 

王小波

《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沉默的大多数》《爱你就像爱生命》

 

史铁生

《我与地坛》《病隙碎笔》

 

蒋勋

《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美的沉思》《吴哥之美》《少年台湾》《舍得,舍不得》

 

. 悬疑系列

 

•奈斯博

《雪人》《幽灵》《警察》《猎豹》《克里斯汀》

 

蜘蛛

《十宗罪》系列《尸案调查科》《只有警察知道:行凶笔记》

 

《法医秦明》 系列

《第十一根手指》《偷窥者》《失语者》《清道夫》《幸存者》《无声的证词》

 

. 科普系列

 

卡洛•罗韦利

《七堂极简物理课》 《现实不似你所见》

 

李淼

《给孩子讲相对论》《给孩子讲时间简史》《给孩子讲量子力学》《给孩子讲宇宙》

 

三、企业文化

 

博集天卷始终如一地致力于创造没有天花板的跳跃性发展平台。 公司、员工、客户、读者共同成长,缺一不可。

  

  

博集天卷经营模式:

统一决策、分级经营、规范管理、灵活创新  经营思路:一个社会经济活动的最基础细胞是企业,一个企业生存的基本需要是利润。博集天卷经过了以“发货码洋”考核为中心的时代,进入了以“销售”考核为中心的时代。在不远处的将来,一定会以“利润”作为唯一考核标准。对任何岗位和人员、任何动作都会以投入产出的概念来加以考核。